首页 >> 火狐体育*新官方入口

美国 “控枪法案”为何“雷声大雨点小”?

  美国 “控枪法案”为何“雷声大雨点小”?当地时间6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证实了此前多家媒体的传闻:一个由20名联邦参议员组成的参议院特别小组经过两周左右紧张磋商,终于就通过两年多以来首个联邦控枪法案达成共识,并向参议院提交了草案。由于这20名参议员中包括10名人、10名共和党人,目前参议院全部100名参议员中两党恰好各占50名,而参议院重大表决的门槛正好是60票,这就意味着只要像往常那样,在涉枪法案表决中保持院内全党一致,“联邦层面控枪”这项因为两党间殄域越来越分明、参议院席位相差无几而多年无果的难题,似乎终将有所突破。

  按照惯例,参议院*早将在6月24日休会,为7月4日美国国庆假期作准备,因此两党议员将尽可能抢在24日前完成表决程序。由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麦康奈尔已表示“欢迎”,观察家普遍认为通过悬念不大。

  众所周知,由于共和党和反对控枪的美国步枪协会渊源深厚,且在多个民意强烈支持持枪的州掌权,而则是多个民意强烈支持限枪州的执政党,长期以来两党一直将“是否控枪”当作重要党争和选战“劫材”争斗不已,而掌握立法和法律修订“准入权”的参议院因为席位少、党派比例稳定,历来是涉枪立法党派博弈的主战场,且因前述两党席位旗鼓相当长期相持不下,此番何以出现“两党同心、其利断金”的难得场景?

  近来美国涉枪大案、要案频发,尤以5月14日纽约州布法罗一超市针对黑人种族仇杀枪案(10死3伤),和5月24日得克萨斯州乌瓦尔德罗伯小学枪案(21死,多人伤,其中19人是小学生)为甚,全美为之震惊,拜登及本已十分低迷的支持率或因“办理不力”而面临更大冲击。与此同时,共和党因为一贯反对控枪的传统也面临巨大社会压力,同时党内又长期被前总统特朗普的“政治包袱”压得进退两难。这就要求两党在控枪立法问题上多少表现出一些“合作积极性”,从而拿出足以令公众暂时平息怨气、两党各自又能宣称“我们赢了”的成果。

  这个前所未有的两党“控枪法案共识”,就是为两党解困的“共赢危机公关”,正因如此,共和党的麦康奈尔才会连呼“满意”,而拜登更不吝“重大进展”的溢美之词,甚至素来在涉枪问题上“黑脸”的铁杆控枪派、来自康涅狄格州的籍联邦参议员墨菲也罕见乐观地表示“有信心可以达到目的,且很快就能达到目的”。

  这项被形容为“突破”的法案,其实并未包含几乎任何一项直接涉及限枪、控枪的内容,连人和许多控枪团体所呼吁的“禁止销售、持有半自动枪械,禁止使用大容量弹匣,将许可购枪持枪的年龄下限从18岁提高至21岁”等都没提,就更不要说“全面禁枪”了。法案甚至未能在堵塞“红旗法案”和“男友漏洞”这两个议论多时的控枪立法瑕疵上有所进展。

  所谓“红旗法案”,是指一项允许执法者、家庭成员、同事或其他人向州法院申请暂时没收其认为“可能对他人构成危险”者的立法。1999年,康涅狄格州发生州彩票中心枪击大案,促使**个州级“红旗法案”获得通过,此后陆续有19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通过了“红旗法案”。在联邦范围内通过全国适用的“红旗法案”甚至得到过以保守著称的共和党籍参议员卢比奥的支持,但全国适用的联邦级别“红旗法案”因两党在参议院的僵局从未有所突破。

  所谓“男友漏洞”,是指尽管美国联邦层面早在1994年便通过了《反暴力侵害妇女法案》(VAWA),但该法案却有一个重大漏洞,即明文规定“保护‘亲密伴侣’(现任或前任配偶、现任或前任同居男女,以及共同子女)需要不在其列”。如此一来,一些已被定案的家庭暴力前科者便可凭借“男友漏洞”在其遭受家暴的前女友及其子女面前堂而皇之持枪。

  2021年刊登在《预防医学》杂志上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13.6%的美国女性和5.6%的美国男性一生都难以摆脱前男友、前女友的持枪威胁,而在遭受前男友持枪威胁的女性中,中枪伤亡率竟高达43%。2009-2017年间,全美54%的大规模枪击案涉及家庭成员或亲密伴侣。尽管“男友漏洞”臭名昭著,截至目前,同样有19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通过地方性立法加以堵塞,但仍囿于两党在参议院的僵局毫无进展。

  一贯带头阻挠任何参议院涉及限枪立法表决的麦康奈尔之所以“转变立场”,正因为即将交付表决的“控枪法”中不包含在联邦层面推动堵塞“红旗法案”和“男友漏洞”的内容,而只是泛泛表示“将支持各州在这方面的努力”,共和党可借此既显示自己“愿意为公众利益进行两党合作”,又“未在重大原则性问题上让步、相反迫使让步”;而在放弃进攻这两座“一直啃不动的山头”后,也可带着“一份难得的立法突破”满载而归,炫耀一场“买椟还珠”式的胜利。

  然而在皆大欢喜的框架下,就只有一份空洞乏味的“共识”:包括18-21岁间申请购枪者犯罪前科和心理背景调查力度加大,加强中小学教师安全培训,加强校园安全,增加学校心理辅导拨款等内容。如果照此尺度“控枪”,“5.24”枪案凶嫌、18岁的萨尔瓦多·拉莫斯根本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他此前并无前科,相反却是凿凿有据的校园暴力受害者,已年满18岁,因此可轻松通过新版背景调查;案发地罗伯小学不仅有安保设备、甚至当天因正举办庆典,有警察在场,但带着至少3支长短枪的凶手仍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进了校园。

  即便这样一个“雷声大、雨点小”,在中期选举年具有特殊意义的没有控枪作用的控枪法案,其获得突破也并不容易。《POLITICO》杂志一针见血地指出,此次参议院跨党派特别小组中共和党一方召集人、来自得克萨斯州的联邦参议员康宁,之所以能在麦康奈尔暗中支持下凑齐所需的10名本党参议员联署,是因为这10人中多数今年任满,且至少4人已明确表示退休不再谋求连任,因此可以不再看选区内选民脸色行事。也就是说,一旦过了中期选举节点,即便这种实际上什么突破也没有的“突破”,和什么枪也控不住的“全国性控枪立法”,只怕也是“过了这村,便没这店了”。(责任编辑:华章 安然 宇馨)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