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狐体育*新官方入口

该不该控枪的灵魂之问:我们要选择怎样的生活|细说美国

  该不该控枪的灵魂之问:我们要选择怎样的生活|细说美国2022年5月的美国,在我们刚说完“又一起大规模枪击案”的时候,再次发生了“又一起大规模枪击案”。美国病得不轻。

  两周前水牛城超市枪击案发生时,现场是有一名武装保安的,但保安所佩手枪对案犯穿的防弹衣没有作用,而案犯有巨大杀伤力的AR-15型半自动步枪,轻易就打死了保安。几天前发生于德州一所小学的*新一起大规模枪击案,在现场已经有了19名警察的情况下还不对凶手发起攻击,而是等待更多、有更精锐武装的警力到来。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作案人手里的AR-15型半自动步枪太恐怖吗?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在德州小学枪击案三天后召开年会,而且也是在德州开。会上发言人都反对控枪法律,但他们都必须靠扭曲事实和假数据来寻找理由。

  德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居然还在坚持认为对德州小学枪击案的答案是在学校配备武装警卫。难道一个学校要由一队手持冲锋枪的警卫来维护安全吗?

  什么“不是枪杀人,而是人杀人”,什么“对付拿枪的坏蛋的*好方法就是拿枪的好人”。这些人根本就不在说人话。而且他们知道自己在说鬼话。所谓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公民无限制的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或者说拥有武器的目的之一是防止,也都是无稽之谈。

  真的疲倦了,没力气也没必要与说鬼话的人理论。今天换个方式,谈谈我们要选择怎样的生活。也许这才是该不该控枪的灵魂之问。

  无论哪个国家,一旦发生大规模杀伤的枪击事件,大部分人的**反应是对所有权施加新的限制。不同的是,其他国家真正去做了,而美国没有。

  1987年,一名英国枪手杀死16人后,该国禁止了所有类似他使用的半自动武器。1996年的一起校园枪击案后,英国对大多数手枪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现在,英国是发达国家中相关死亡率*低的国家之一。

  在澳大利亚,1996年的一场大屠杀引发了强制性回购,据估计,多达100万支被熔化成渣。随后,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发生率从每18个月一次骤降到迄今为止的26年中只有一次。

  宣传画左边是美国自2009年以来发生的校园枪击案次数,288。右边分别是其他国家在同一时期发生的校园枪击案次数。这些国家从上到下分别为加拿大,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和英国。

  采取类似行动的还有加拿大,德国,新西兰和挪威等。而枪击案为全世界之*的美国却是例外。为什么?

  答案可能不是单一的,也见仁见智。要我说,这体现的,一是对生活方式的选择,二是民主机制的作用还有多大。

  美国所谓的枪文化不是独创,上面说到的国家都有类似的枪文化。比如英国,其运动狩猎历史已经根深蒂固地形成了拥有的悠久文化传统,特别是在农村地区。澳大利亚与美国更接近的地方是,其枪文化也有政治亲和力,对选票有影响。但这些国家的枪文化并没有阻碍他们的政府采取适当措施控制杀伤力巨大的半自动步枪,甚至对手枪也采取了一定的控制。

  这样的行为叫什么?叫正常反应,叫从常识出发。枪文化从来就不应该成为无视常识的借口。

  每当人们说起美国的枪文化,我总会想起一个与枪有关的悲惨事故:2014年8月,在亚利桑那州的一个靶场,来自新泽西州的一个9岁小女孩在练习乌兹冲锋枪(Uzi)射击时,因后坐力太大,完全失控,打死了在边上指导她射击的教练。

  CNN对发生于亚利桑那州一个靶场枪击事故的报道,标题是:警方称一儿童在亚利桑那州靶场发射乌兹冲锋枪时误杀了教官。

  事后很多专家质疑,为什么让一个9岁女孩去练习射击后坐力很强的乌兹冲锋枪?我说,这事也需要专家来评估?难道我们彻底抛弃常识了吗?哪怕乌兹冲锋枪后坐力不强也不该让个孩子去玩啊!

  再看看下图所示一个家庭骄傲地展示的各种武器“财产”。小女孩那么小!如果这是美国枪文化的特色,这样的枪文化,不要也罢!

  从安全角度来说,拥枪并不更安全,这是有数据支持的。但哪怕假设拥枪更安全,那么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一个自己没有枪就不安全的社会,不是我们向往的社会,更不是我们应该选择的社会。真的,这是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的选择。

  那些反对控枪的人,是硬要逼着我们生活在一个暴力社会中。我说,让这样的文化见鬼去吧!

  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应该尊重民意,是不是?但是,太多议题上,美国走在违背民主的路上。

  美国民众对控枪的支持与否始终存在很大的党派分歧,但其中不少手段可以说是长期得到多数甚至绝大多数支持的。比如下图所示,2021年的民调结果是,多数美国人支持以下措施:防止有精神疾病的人拥枪(87%),背景调查(81%),建立一个追踪所有销售的联邦数据库(66%),禁止持有超过10发子弹的高容量弹匣(64%),禁止杀伤力极大的突击式武器(63%)。该图表也显示只有少数人支持下列政策:允许人们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在更多场合携带隐蔽的(43%),在中小学允许教师和校方人员携带(43%),缩短购枪者的等待时间(35%),在任何场合允许人们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携带隐蔽的(20%)。

  下图是盖洛普控枪民意调查1991年至2021年的历史数据。图中浅绿线条代表支持更严格控枪;深绿为支持维持现状;绿色虚线是支持更少的控制。可以看出,支持控枪的人基本上长期占多数。

  下图为另一个盖洛普民意调查结果,分别是2011,2013和2019的数据,问被调查人是不是认为比较容易获得对枪击事件有影响。答案从左至右分别为:很有影响(Great deal),有一定影响(Fair amount),影响不大(Not much),完全没影响(Not at all)和没有观点(No opinion)。认为有影响的始终是占绝大多数。

  但是,上面这些长期得到多数支持的措施却始终无法成为法律,长期被民意反对的也无法被法律禁止。罪魁祸首,就是NRA。

  NRA是美国政治中*有影响力的利益集团之一。它自称有550万会员,那就是有550万选票。会员数量同时也代表了资金数量。根据BBC一个2019年的报道,那时NRA总体年度预算约为2.5亿美元,分配给教育计划、设施、会员活动、赞助、法律宣传和其它相关工作。

  2016年,NRA花了400万美元用于游说和直接向政客捐款,以及超过5000万美元用于政治宣传,包括估计有3000万美元用于帮助川普当选总统。

  早先,NRA的政治捐款是不分党派的。而人摄于美国的枪文化,也不敢得罪NRA及其代表的选民。

  但随着大规模枪击案在数量和程度上不断升级,顺应民意,于1994年通过了《联邦攻击性武器禁令》(Federal Assault Weapons Ban,简称AWB)。从此,NRA就转向了,给候选人的捐款悬崖式骤跌,给共和党候选人的捐款则以相同的幅度增长。现在基本上就是只支持共和党了。下图分别为2016年和2022年从维护权利组织得到*多捐款的前20名国会议员,他们全部是共和党人。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共和党总是阻扰控枪法案了。但这不仅仅是控枪这一个问题,更重要的是,NRA破坏的是美国的民主机制。人们总喜欢说要防止民主制度成为多数人的。但在控枪这件事情上,绝大多数人的意志长期被压制,是不是已经成为少数人的了?有没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久前我在一个微信群里看见上面这个发言。征得当事人同意,在这里曝光让大家都见识见识。虽然NRA用金钱影响美国政治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但手段如此肮脏,特别是那种让你惹不起还躲不起的霸道,还是有点让人惊讶。

  可能有人要问,既然控枪有民意支持,为什么选出来的政客不是多数支持控枪呢?问题是,支持控枪的选民中,控枪并不是他们特别在意的话题,而反对控枪的选民非常在意这件事,所以那些反对控枪的共和党人在NRA的支持下还是能够当选。只有当足够多的选民用自己的选票来为控枪发声,控枪法案才有通过的可能。

  但是,共和党政客并不是没有选择。曾几何时,就是候选人反对拥枪自由也必定丢选票。那时的人,哪怕对枪不感兴趣,为了选票,就是装,也要说爱枪。记得十多年前,希拉里竞选时也对选民讲小时候跟着爸爸打猎的故事与爱枪的选民套近乎。后来据说是打鸭子。这是迫于枪文化的民意。但是,当全体转向后,就彻底摆脱了枪文化的束缚。

  现在共和党政客面临的问题是,如果支持控枪,初选必败。但是,如果共和党全体转向,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所以,共和党政客的立场是一种选择,他们选择屈服于NRA的威胁,选择无视民意,选择无视无辜生命的丧失。

  不是所有枪击案都是相同的起因,阻止不同枪击案的方法也不同,所以必须多管齐下。某种手段在某个案例中没有能够阻止枪手杀人,不代表在另外一个案子中不会起作用,千万不要被那些强词夺理没有逻辑的言论误导了。很多从常识出发的措施已经被多个国家证明了是有效的,我们为什么不拿来用呢?也许我们不可能杜绝枪击案,但每一种手段都会有一定作用,累积的效果就会很可观。

  除了一些凭常识出发的措施外,投资于科学研究也非常重要。有详实的数据和科学的分析有助于我们防止治标不治本的错误。NRA*成功的地方可能就是有效地阻止了对安全方面的研究,致使现在都还没有比较大量、深入的数据及分析。

  周一,已经有了严格管理的加拿大对美国连续发生的枪击案做出反应,计划禁止手枪销售和拥有攻击性武器。总统特鲁多说:“这是关于自由。人们应该可以自由地去超市、学校或礼拜场所,而不用担心。人们应该可以自由地去公园或参加生日聚会,而不必担心会吃枪子儿。” 特鲁多说的不就是生活态度的选择吗?加拿大拒绝的不就是好人还必须靠枪来保护自己的生活方式吗?

  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新西兰、挪威等国家与美国的区别不仅仅是他们通过了比较严苛的控枪法案,还在于他们有更完善的社会安全网,包括医保,养老和其他福利等,特别是他们的贫富差距都远不如美国那么严重。这也是生活方式的选择。很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在他们还没有开始严格控枪时,他们的枪击案数量也远低于美国的部分原因。

  造成的死亡并不止于大规模枪杀案,还包括数量更大的自杀事件。这些事件的大部分原因都是来自于深层的社会问题,而贫穷是*主要的起因。

  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如果美国在减少贫富差距上迈大步,结果是,不仅减少枪击案的效果出奇,甚至连反对控枪的声音都不知不觉地消减了?

  十年前的Sandy Hook小学大规模枪击案死26人,包括20名孩子,*小的才6岁。遇害者人数之多年龄之小,在全国产生了震撼的力量。那一次很多人都说“这一次会不同”,结果没有。

  四年前,佛罗里达州Parkland的高中发生大规模枪击案,那些幸存者都是大孩子了,成了极有力量的控枪呼吁者,人们又说“这一次会不同”,因为这些大孩子不似小学生那样没法为自己发声。果然,他们推动在枪文化盛行的佛罗里达州通过了一些控枪法律。但是,联邦层次还是什么也没有。

  如果您赞成控枪,请用您的选票说话。这不仅是生活态度的选择,也是对民主制度的维护。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